崔戈尔

#1-28 一张憔悴脸,陷楼诚
#6-08 昨天的敏感留在这里吧
#5-13 今天说一件有趣的事吧

 
  2017年10月27日  
  2017年8月17日  
  2017年5月24日 1  
  2017年4月21日 2  
  2017年4月17日 2  
  2017年4月15日  
  2017年4月12日 5  
  2017年4月12日 4  
  2017年4月12日 1  
  2017年4月12日  
我不会写字了,真是药丸 第一,我没办法简洁地,准确地用语言表达我的感受。第二,我无从下笔描写一件事物。第三,我脑子里没有内容,或者说我不知道该调用什么部分来思考了。第四,我写出来的章句已然泯于众人,既没有出现精彩的构想,也没有值得一品的遣词造句。第五,我的逻辑是混乱的,我的思考是狭窄的。思考论点时被限制在总分总和三段式的排列里。第六,我已没有自己的判断、自己的想法,我想不出,也没有知识储备去支撑出现的奇想。 第七,我觉得我总是为了反驳而反驳。 我已有好久没有酣畅淋漓地把一个突发奇想延展成一篇文章了。看看现在的自己,就是一个拿着碎片的想法缝缝补补,东拆西凑地写东西的投机分子。一个江郎才尽的可怜虫,怕是连江郎曾有的...   2017年4月5日  
  2017年4月5日  
  2017年3月27日  
  2017年3月18日  
  2017年3月12日  
  2017年3月5日  
  2017年3月4日  
  2017年2月26日 1  
  2017年2月20日 1  
[谭宗明X赵启平]投资风险 01 哈哈哈哈明明最近在萌凌李却发现谭赵这么好吃!!!作者简直棒!!! 一根棉签: *时间点在赵曲第一次分手,赵启平为了慈善找魏渭借钱并且对安迪说“不如帮我介绍几个有钱的富贵病人让我发展施主”那里///觉得特别合适谭总出场诶嘻嘻!(滚 虽然很努力不OOC,但是应该会有……(特别虚)感谢阅读,感谢包涵_(:з)∠)_ 谭宗明周末的时候把右手给扭伤了。 他一开始没把这当回事,而且当时周围一堆朋友,也不好太小题大做地露怯——这样做的结果,就是第二天清晨他发现自己连开车上班都做不到了。 右手手腕又痛又肿,还不能随便乱动...   2017年2月17日 2208  
[楼诚][脑洞]半灵 好喜欢最后那句“肩上还留着旧上海滩缠绵的雨”。描写得好棒,就好像看见了一个远去的梦。这种梦一样美好却已消失的感觉触发了一路看文下来的我的泪点啊。因为在之后人潮涌来的那个时代,华灯再无,霓裳也旧,更有的是那一铲铲倒向这残垣断壁的黄土。 Supercocoherewego: 脑洞作。由大哥房间里的合照是四个人,而大姐和明台房间里的合照只有三个人联想到,会不会阿诚哥早就离开了,只是大哥坚持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,于是幻想出一个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1987年10月的某个寻常早晨,苏州胥门外,蒙着露水的玉兰花和丹桂薰染出红彤彤...   2017年2月17日 292  
  2017年2月16日  
  2017年1月29日  
要是我再繼續濫用「一點一點」這個量詞我就自扇一巴掌。   2016年12月29日  
  2016年12月29日  
  2016年12月29日 1  
  2016年12月29日 4 2  
  2016年12月25日 1  
  2016年12月25日 2  
  2016年9月15日  
  2016年9月7日 1  
  2016年6月10日 5  
  2016年6月8日  
  2016年5月26日 7  
  2016年5月22日 1  
  2016年5月14日 2  
要回归一点“写字”的简单乐趣,看完豆瓣的一个小学生日记后这样想。   2016年5月12日  
  2016年5月12日 2  
  2016年5月11日 11  
  2016年5月9日  
  2016年5月6日 3 2  
  2016年5月5日 1  
框里的夏天好美 想拍的不应该犹豫才是,从窗口那端,隧道尽头,门洞对面被框起来的叶子海,被框得很节制,比任何被放进来的景色都要合拍;绿色却又清脆又跳脱,忍不住要走近。   2016年5月4日 1  
  2016年5月4日 15  
  2016年5月2日 1  
  2016年4月21日 3  
  2016年4月18日 1  
  2016年4月16日 1  
  2016年4月15日  
  2016年4月15日 1  
 
 

© 崔戈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